减速电机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减速电机 >
  • 产品名称:浅议“违法所得”与“非法所得”

    产品类别:减速电机

    产品简介:检察机关在办理贪污贿赂案件、暂扣涉案财物的过程中,需要出具侦查终结报告、起诉意见书、涉案款物处理报告等法律文书。而在这些文书的使用中,违法所得与非法所得相混淆的现象

产品说明

  检察机关在办理贪污贿赂案件、暂扣涉案财物的过程中,需要出具侦查终结报告、起诉意见书、涉案款物处理报告等法律文书。而在这些文书的使用中,“违法所得”与“非法所得”相混淆的现象时有发生。实际上,二者虽然在名称上相似,但在内涵、适用范围、计算方法等方面却存在巨大区别。

  我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虽然,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没有对“违法所得”给出明确的定义,但笔者认为其应该具备两个特征:第一:犯罪分子实施了法律、法规禁止的行为或未履行法定义务;第二:获得财产性利益,包括金钱和物品。

  笔者认为,“违法所得”是指违反法律法规所取得的财物。因此,了解法律法规是怎么规定的、理清犯罪分子的行为具体违反了哪些规定,是认定“违法所得”的必要准备工作。

  我国《刑法》在第三百九十五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中提到:“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的,可以责令该国家工作人员说明来源,不能说明来源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

  笔者认为,“非法所得”是指国家工作人员无法说明合法来源的巨额财产或支出。其既不是已查明的贪污受贿行为所得,也不来源于合法的工资奖金,故以非法所得论。以细致化的标准去界定,应为“行为人的全部财产与能够认定的所有支出的总和减去能够证实的有线]

  我国《刑法》中,“违法所得”与“非法所得”在内涵方面的区别主要体现在:第一,主体要求不同。“违法所得”对获得财物的主体,并没有身份方面的要求;“非法所得”的主体性要件则严格限定在“国家工作人员”之内。第二,行为要求不同,“违法所得”必须具备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具体行为;“非法所得”则只重视结果、要求具有明显超出收入的财产、支出。第三,认定重点不同,“违法所得”的认定重点在于财物获得过程的违法性;“非法所得”的认定重点在于财产、支出获得结果的不正常性。

  “违法所得”应用于多个部门法,《刑法》、《行政法》中出现频率都很高。其中,在《刑法》中共有九条十四处提到了“违法所得”。

  对于《刑法》语境下的“违法所得”,有学者指出,其是指“犯罪分子因实施犯罪活动,而取得的全部财物,包括金钱或者物品,如盗窃得到的金钱或者物品,贪污得到的金钱或者物品等。”[2]在《刑法》规定中,“违法所得”的适用范围非常宽泛,与“犯罪所得”可以等同视之。

  相比较“违法所得”在我国《刑法》中的广泛适用,“非法所得”的适用要狭窄得多。其在《刑法》明文规定中的适用,仅有一处,即关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描述:“不能说明来源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

  结合“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限定“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要求,我们不难发现,这体现了国家、法律对国家工作人员的严格要求,是对其腐败行为进行追究的有力武器,对非国家工作人员并不适用。

  从《刑法》条文适用的角度去比较“违法所得”与“非法所得”,其界限是清晰明显的,即只要把握住“非法所得”仅适用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处即可,在其他条文及罪名的适用中,均应采用“违法所得”。

  条文适用上的这种差别,也反映出在国家工作人员腐败领域,“非法所得”是等对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犯罪的有力补充,具有“兜底性条款”的重要功能与作用。

  司法实务中,关于“违法所得”数额的计算并没有形成固定统一的方法。其中争议最多的问题就是违法所得是否应当扣除成本。我们认为,从文义解释来看,违法所得应当扣除成本,因为成本是相对人原有的财产,不是因违法行为而获得的财产。

  值得注意的是“违法所得”不是纯利润。例如张某公司经销的水稻插秧机进价为17600元,销售价为18800元,农户每购买一台水稻插秧机国家补贴给农户7000元。张某公司以农户名义办理了补贴手续,实际上将水稻插秧机卖给了不符合补贴条件的农业企业,骗取了国家补贴。张某的违法所得就是每台销售价18800元减去进价17600元,即1200元,但是张某公司给国家造成的补贴损失是每台7000元。另外,张某公司在违规销售水稻插秧机过程中的房租、水电、人员成本在“非法所得”的认定过程中,是不需要被考虑的。

  “非法所得”的计算方法比较明了:首先,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支出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其次,该国家工作人员不能说明来源。符合这两个条件的财产、支出就以“非法所得”论。

  至于“差额巨大”的界定标准,根据199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差额在30万元以上的,即符合“数额巨大”的标准。

  “违法所得”计算的重点在于,准确认定“违反法律法规行为”所获得的“财物”;“非法所得”计算的重点在于,准确认定“相对人财产、支出与合法收入”之间的“差额”。

  也就是说,检察机关侦查部门在认定“违法所得”的过程中,需要与“违反法律法规行为”进行因果关系判断;而在认定“非法所得”时,更需要重视与“合法收入”的比较分析,确定出“差额”是否达到“巨大”(30万元)的标准。

  实现“违法所得”与“非法所得”的准确界分,是对法律规范用语的求真,更是理清不同案件具体认定思路的必然要求。在比较分析二者的过程中,我们必须牢牢从内涵、适用范围、计算方法三个角度考量,确保用语使用的准确性。这是对检察实务的高标准要求,是法律严谨性的应有之义。

  [1]刘泽:《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中非法所得额的认定》,载《人民法院报》ffice:smarttags/2010年9月9日。

  [2]胡康生、郎胜:《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62页。

联系方式
电话:0551-8888888,0551-8888888 传真:0551-8888888
邮箱:125852439@qq.com
QQ:125852439,125852439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淮河路步行街明教寺藏精阁

Copyright © 2002-2021 thompkincellars.com 彩民彩票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